携程梁建章五一或是旅游业第一个复苏点

当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对于旅游业的冲击毋庸置疑。作为国内的机酒代理龙头,携程的股价并没有像航空、住宿、餐饮类的板块一样一泻千里,反而在年后A股开盘之后,股票走势非常稳健,几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这也反映出现在市场对携程一季度的基本面理解差别比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携程曾经经历了一段与当下情况非常相似的“非典往事”,2003年非典来袭,旅游业也在当时经历了突如其来的崩溃,携程的业绩从不断上升的趋势中断崖式坠落。但当时的携程通过采取适当的策略成功转危为机,在“苦修内功”数月之后,不仅挨过去了,还迎来爆发性反弹,当年年底成功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

郭美美:大部分已经处理了。有部分是我在里面的时候,妈妈帮我处理的,还有一部分是我出来后,创业需要资金,就变卖了。

元旦节到儿童公益机构献爱心

梁建章提到,退订潮给整个行业都带来了非常大的资金压力,对中小企业的冲击更强。当下生产和服务行业处于半瘫痪状态,虽然近期的疫情防治形势已逐步好转,但仍有很多企业迟迟不能完全复工。同时,消费信心还有待恢复。

同时梁建章也表示,身处此次疫情受灾最严重的旅游行业,非常欢迎和感谢国家相关部门有相应政策能够给予资金支持。

红星新闻:出狱以后你再次露脸,你会去注意网友们对你的评价吗?

携程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著名的人口学家梁建章如何看待这次疫情给旅游业以及携程带来的又一次风浪?携程将采取什么样的具体措施?此次疫情与非典时期又有何异同?一直研究人口问题的梁建章又是如何看待当前的隔离政策?就上述问题,梁建章与腾讯财经进行了深入探讨与分析。

郭美美问一个依偎在她身边的小女孩:“你们为什么都不留长头发呢?你喜欢洋娃娃还是机器人?”

梁建章在采访中表示,当前某些隔离政策更多是从当地自身的指标(“KPI”)考核角度出发,忽略了对实际情况的考量。当“KPI”分包到各地基层时,隔离政策可能会被层层加码。

郭美美:我不是个明星。其实我的事情发生时,那个时候的社交软件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换作现在,可能我的这件事就像是一颗小石子投入大水池,激不起一点涟漪。我现在做的唱歌、写歌这些事是我一直喜欢而且有兴趣的事情,只是因为我一直活在一个放大镜下,所以大家觉得我出道了。

关于入狱:在狱中的每一天都在后悔曾经做过的事

红星新闻:有人说你“出狱即出道”,你怎么看?

梁建章提到,裁员和降薪不会是携程应对危机的第一选择。携程相对于中小旅游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更高,将依靠健康的财务状况和金融能力度过这段时期。

当听到“郭美美”三个字时,该机构一名负责人瞪大了眼睛:“你们说的郭美美,就是那个郭美美吗?”

按非典的经验数据判断,乐观预计:行业最早在“五一”假期就能够迎来第一个复苏节点,接下来还有暑期、“十一”黄金周。2003年6月底非典结束,7月全球旅游市场就迎来了第一次复苏:当时携程机票订单成交量同比增长200%,环比增加82%,比非典前的那个月增长了31%;10月,国内迎来第一个黄金周,数据同比增长200%。第二年“五一”黄金周井喷式增长,全国旅游收入和人数在2004年创下了历史新高:11亿出游人数,4000多亿元旅游总收入。

参考非典的情况,疫情之后旅游行业或许会重新迎来井喷。但在这之前,如何应对业务停摆和资金断流的情况,各方面都在考验企业自身的综合实力。

2020年伊始,红星新闻记者与郭美美相约在北京见面。她说,元旦节她想去福利院给孩子们献爱心。

“非典之后的携程会更好”,是当时携程内部最重要的口号。不过此次,梁建章表示,新冠肺炎和2003年非典疫情相似度很高,但2019年的经济环境,文旅产业规模、发展水平与2003年已然大相径庭,2019年服务业占GDP份额已经过半,所以无论从体量上还是比例上,再加上叠加春节时点、世卫组织列入PHEIC、中美贸易摩擦等因素,以服务性经济为代表的文旅产业受到此次疫情的影响会高于2003年的非典疫情。

红星新闻:你的脸为什么和之前比起来变化比较大?

梁建章认为,在这一思路下,外来人员的隔离时长问题就需要重新思考。建议可以将非重点疫情地区外来人员的隔离时间从14天降为7天,风险可下降70%至90%,同时明显降低对于经济和生活的影响。国内三家基础电信企业已经可以提供本人“14天内到访地查询”服务。可以帮助有关部门提高对流动人员行程查验的效率,对重点人群进行排查,实施精准防控,特别是有助于做好当前形势下的复工复产。

梁建章明确表示,裁员和降薪不会是携程应对危机的第一选择。携程相对于中小旅游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更高,将依靠健康的财务状况和金融能力度过这段时期。

不过,在梁建章看来,也无需对现状过于悲观。综合研判宏观部门和各方面的信息,如果疫情在一季度得到控制,二季度GDP 会步入恢复期;如果疫情冲击经济持续到上半年,国民经济将从第三季度开始恢复增长。梁建章表示,不管是哪种情况,旅行行业的韧性是非常强的,不会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

2015年,郭美美以开设赌场罪被判有期徒刑五年。

约翰逊和科尔宾在辩论中回答了现场约一百名观众以及各地选民通过电视台网站提出的问题。辩论内容包括脱欧、公共医疗、贸易谈判、北爱地位、公共安全与人权的平衡、反恐等等各个方面。两人在辩论中,均力图将主题拉回到各自的竞选纲领核心内容上——约翰逊继续宣传他将带领英国实现脱欧、并争取未来同欧盟以及美国都达成贸易协议;而科尔宾则承诺工党将更加关注民众的民生、提高对于公共服务和医疗系统的投入。对于工党表示增加医疗体系投入的承诺,约翰逊也同样承诺,如果他当选,将增加340亿英镑在医疗体系的投入、并增加雇佣3万1千名护士;对此,科尔宾则反击称约翰逊并没有一个严肃的计划。约翰逊抨击科尔宾,在英国最重要的问题——脱欧问题上,没有一个坚定的立场,不具备当领导人的能力。

郭美美:所有的评价我都会去看,说不在意是假的,我不是圣人,没有人不在乎别人的评价。但我曾经的行为确实给社会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我也付出了代价,每个人都有改过自新的机会。

很快,道歉视频登上当天微博热搜,视频点击量逼近千万,郭美美的微博账号粉丝量也逼近百万。

在儿童公益机构里,郭美美给孩子们演唱了一首自己的新歌。郭美美说,这是她自己在狱中花了两年写出来的词,“最初写了十多页,全是我想说的话。”郭美美向红星新闻记者展示了歌词,歌名叫《好女孩(中文译名)》,歌词中写道:“我站在这里看着五年前的自己,那时候社会太乱,我迷失了自己,各种漩涡,这种诱惑,让我不停地往下掉……”

郭美美一行人四五辆车,里面装满了赠给孩子们的东西。“给孩子们买了一百多件衣服,学校把每个孩子需要的衣服尺寸发过来,我按照表格上的要求,一件件去买来的。”在公益机构里,郭美美夹在一群朋友中,跟随着人流,在机构负责人带领下,参观每个教室,听着负责人的介绍,但当走进一间有钢琴的教室,郭美美一下子开心了起来,她开始给孩子们弹琴唱歌,郭美美被孩子们团团围住,他们一遍遍地请郭美美继续弹琴、继续唱歌。

此前,旅游酒店业通常被认为是典型的通过线下场景来实现的行业。在应对疫情的过程中,携程开始往“线上经济”的方向发力,于2月19日推出“云旅游”,宅在家中也能看到国内外的各色风景,并计划在近期进一步尝试短视频和直播的形式。

与非典时期有何不同?

谈到疫情对于旅游业和宏观经历的影响,梁建章预计,疫情期间旅游业的损失或超万亿,疫情产生的全年影响或将达到全国GDP的10%左右,带来的损失或将超十万亿。

对中小旅游企业的影响?

虽然没有官方消息,但后来,微博、直播平台、短视频平台上,都渐渐出现了郭美美的身影,一开始,网友们都纷纷留言试探:“你真的是郭美美吗?”

除了携程创始人之外,梁建章有另一个同样耀眼的身份——人口专家。他最近发表了多篇文章,从经济的角度谈论防疫措施,提出:一刀切式的隔离对于经济伤害非常大,并且终会以某种方式影响人均寿命。

通过在各种网络平台的频频“试水”,对于“复出”,郭美美已经准备好了。但她的“复出”之路好像并不顺利,她的流量并没有席卷各大网络平台。虽然曾经是“网红鼻祖”“网络顶流”,但在网络红人不断更迭的今天,“郭美美”三个字必须先从网友的记忆里拉出来,掸去灰尘。

在郭美美的抖音短视频和映客直播平台上,曾经被誉为“炫富网红鼻祖”的她却不再是“顶流”梯队的用户。红星新闻记者看到,目前郭美美的抖音账号是“已重置”状态,页面里已不再能看到之前发布的内容。

短视频、微博、直播平台一个都不能少

对话郭美美:大家说我新鼻子不好看,准备弄回去

郭美美参与北京一个儿童公益机构活动

作为人口学家的梁建章,如何看待当前的隔离政策?

2015年9月,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判决,郭美美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

疫情对于旅游业的影响是全产业链的。航空公司、大型酒店集团、龙头OTA平台的抗风险能力比较强,相较之下,中介供应商的体量要小很多。

面对镜头郭美美补了妆,她说自己出狱后,头发还没有留长,现在的长发是接的。这位曾经的网红,如今坐在沙发上娇滴滴地说:“今天好累。”

梁建章提到,要避免KPI式隔离政策带来的负作用,最根本的办法是根据不同地区、不同场所的风险高低从顶层设计一套执行标准,在疫情防控与恢复正常社会秩序之间寻找到平衡点。

红星新闻:为什么会在微博发布那则道歉视频?是在为接下来出道做准备吗?

而对于现金流、机酒业务、退款订单数量及占比、以及广告收入等具体数据,由于携程将在3月19日发布2019年全年财报和2020年预期,目前处于财报静默期,未能给予回答。腾讯证券根据携程最新发布的去年第三季度财报来看,携程现金、短期投资及持有至到期的定期存款和理财产品余额折合人民币大约61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很多行业为了缓解疫情带来的冲击,纷纷在线上下功夫。例如地产企业有云看房、租房,携程也在这方面采取了措施。

比如,《隔离的经济账》一文从人均寿命角度看防疫措施,提到如果对每一个流感的人(也就是10%的人口)都隔离14天的话,仅这些人就会损失1%的GDP。1%看似不多,然而这一数字背后,是餐饮、零售、旅游等行业的巨大牺牲,也是基础设施的倒退。

携程相对于中小旅游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更高,因此推出了“同袍计划”以扶持中小企业,包括10项具体措施,投入10亿元合作伙伴支持基金和100亿元额度小微贷款,重点从流量、佣金、结算周期这些方面扶持平台商家。

在采访中,梁建章提到,旅行行业的韧性是非常强的,不会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乐观预计,行业最早在“五一”假期就能够迎来第一个复苏节点。

2019年7月,朋友圈、微信群里开始流传着一张照片,照片上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短发女孩坐在椅子上,满脸笑容,配文是“她回来了,在街道办报到。”照片上的女孩,与曾经给全国网友留下深刻印象的那个郭美美相比,差别很大;照片上的她,面庞圆润了很多。

通过平台上还留有的一些资料可以看到,郭美美大部分抖音视频都展示着时下抖音上最流行的“手势舞”等高人气段子,但留言和点赞量比起抖音上的红人来说,并不高,其中较高的一条是郭美美穿着粉色吊带连衣裙在泰国曼谷的高空酒吧看夜景、转身微笑回眸,朝着镜头挥挥手,这条短视频留言四百余条,点赞一千余条。

入狱,是郭美美人生的分水岭。入狱前的郭美美,尽管在网络上引发了巨浪般的“蝴蝶效应”,但她依然高调,夜场跑穴、与外籍男友先秀恩爱后互联网撕破脸骂战、晒出来的吃穿用度依旧奢华;入狱后,通过媒体,郭美美接受了采访,黑框眼镜、马尾辫、不施粉黛,对着镜头说:“我就是个有虚荣心的小女孩。”

除了隔离政策,一些小区还推出了临时通行证、出入证和宵禁等措施,类似情况也正在各地工业园区中出现,阻断了正常的人员流动,摊薄了基层防疫资源并且也让基层防疫人员承受着高压。

郭美美: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之前我做的那一系列事情,给社会带来了不好的影响,作为事件的主角,我想让大家知道,我错了,这三个字是我最想说的,也是我必须说的。

疫情之后的旅游业会更好吗?

直到12月16日,郭美美忽然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段两分多钟的道歉视频,视频中郭美美留着黑色长发,穿着白色毛衣,滤镜下的面庞白里透红,她一边说着道歉,一边拭去顺着眼角流下的泪珠。

红星新闻:曾经的朋友,现在还有来往吗?

红星新闻:现在看来,你后悔曾经在微博上高调曝光自己的生活吗?

梁建章认为,这场疫情对于全球旅游业的负面影响不容小视。截至目前,仅携程平台就已取消了数百万出行订单。据他预计,短期来看,疫情期间旅游业的损失或超万亿;全年来看,影响或将达到全国GDP的10%左右,损失或将超十万亿。

郭美美:没有了。我现在朋友很少,基本上不到10个,很多当时的朋友现在都没有联系了,我现在的生活很平凡,每天都想着怎么做好自己的事情,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贪玩。

红星新闻:直播软件是在近几年才兴起的,你刚刚出狱就很快开始直播,你是如何知道并接触到直播的?

“复出”的郭美美,依然在微博上发着各种自拍,时而是绵羊卷发,时而黑长直发,照片里经常展示着好身材,和游玩的场景,偶尔也会出现香奈儿或LV的包包,但再也不见2011年在网上引发“海啸”般热议的那些奢华场景。

郭美美:我整容这件事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出来之后,发现和社会脱节了,我也因为甲亢发胖了二十斤,就变得自卑了,所以就去做了一个鼻子,没想到大家都留言说我的新鼻子不好看,我准备过段时间去把鼻子弄回来。

从福利院回来,郭美美接受了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上午状态都不好,挺晚睡的,失眠。”她说,出狱的那一天,她连着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一直在上网;在狱中,她被选入了文艺队,还写了有十多页的歌词。

“以上海为例,本来政府层面的要求是重点地区(比如湖北)来沪人员应隔离14天不得外出,但具体落实到基层时,很多小区就要求只要是从外地甚至外国返回的人员,一律需要在家自我隔离14天,这让许多居民不得不放弃正常的异地出行。

采访中,郭美美说,自己现在的压力挺大的,“我也面临着生活的压力,其实现在的我不像外界曾经看起来那样,以为我很有钱。”

当前社会面临着开工严重不足的情况,因为很多工人都在春节过后刚刚返程,强制隔离14天的政策,就意味着劳动力缺口至少在两周内无法得到填补。与之情况类似的,还有一系列急需生产当下紧要物资的企业。对于难以实施“居家办公”的传统制造业来说,隔离政策目前就是恢复产能的最大障碍。“

这位曾经的网红在不知不觉间已然站上了如今的各种短视频和直播平台,仍对自己的颜值颇为在意,但她否认自己是在作秀:“我的行为确实曾经给社会带来不好的影响,我已经付出了代价。”

两人在下周大选中的获胜者随后将成为英国首相,因此两人都希望利用大选之前最后这次公开面对公众的机会,争取目前仍然处于摇摆中的选民。电视辩论前的民调结果显示,保守党的支持率明显高于工党,因此,对于工党领导人科尔宾来说,这是他缩小同保守党差距的最后机会;然而,在辩论结束后YouGov的民意调查显示,这次辩论中,支持约翰逊表现的民众超过科尔宾。(央视记者 田晓春)

公司现金流方面,梁建章同时也表示,身处此次疫情受灾最严重的旅游行业,非常欢迎和感谢国家相关部门有相应政策能够给予资金支持。而对于携程是否回港上市,梁建章则未给予回应。

红星新闻:曾经出现在你微博上的玛莎拉蒂、贴满水钻的奔驰跑车、各种爱马仕包包等奢侈品,现在还在吗?你还在用这些东西吗?

如何看待此次疫情对于旅游业以及宏观经济的影响?

郭美美:我是一个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超快的人,可能是在狱中的五年锻炼了我的生存本能吧。我出狱后,两天两夜没合眼,一直在上网,接收大量讯息,大概一个月我就摸索出了时下最流行的软件是哪些,怎么使用等等。

除了在各平台上频繁露面,郭美美还迅速吸纳了自己的粉丝,建立了多个粉丝微信群,群里面的粉丝自称“美粉”,喜欢分享各种郭美美的照片,搜集同款穿搭,郭美美偶尔在群里与他们互动。

1月1日,郭美美和朋友来到北京顺义的一家民间儿童公益机构。郭美美坐着一辆紫色吉普车,披着黑色长发,戴着黑色棒球帽,穿着黑色夹克,阔腿裤和松糕运动鞋,背着一个COACH的小挎包。同行的还有一位请来拍摄视频的工作人员。